砯渍冻长安.吾凰

上天若是不生我们,这世间该有多无趣啊。一个努力码字的小透明写手。

桃花依旧笑春风(2)

“咚咚咚……”

“嗯……”魏婴发出一声呢喃,心道:被灌了一耳朵的诵经外加敲木鱼声,头都快要炸开了。

也不知为何,对与别人来说是六耳清净清心定神的诵经声,魏婴只觉得特别想睡,一听脑壳就疼。

这大概就是彼之蜜糖汝之砒霜吧。

等等,这是哪?

“阿婴,来……”

“谁?!”魏婴环顾四周,入目却是一片白,薄雾蒙蒙,他伸指想拨开这层层恼人的云雾,却发现自己连一个手指头都抬不起,沉重得无法动弹。

接着他眼前走马观花的出现一堆人,但皆看不清容貌,耳畔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吵杂声重重叠叠的一股脑儿的塞入他的大脑,让他的大脑酸胀不已,可这些声音却让他感到很亲切。心头还泛起一丝疼痛,眼感到涩涩的恍若条件反射...

2020-01-26

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是个很老套的故事)

  泰贞 七年,寒山寺下,一条孤零零的船只漂泊在一片白茫茫的江上,夜风冷人刺骨,船内却好酒正酣,文人骚客正在高声谈论着什么。

“你们听说了吗?那件案子……”

“哎,崇宁兄莫不是喝糊涂了吧,此乃圣上拍板定案,早已查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还望诸君慎言啊。”

“是啊是啊,今日乃煮酒吟诗,谈那国事作甚!怪扫兴的!”

一船人又快速的高谈阔论起来了……

“呵,盖棺定论……好……一个盖棺定论……”一个声音低低喃语道,复又消散在夜风中……

煮酒引客诵明月之诗,再寒冷的夜晚也融入一丝丝的暖意……

茫茫江面上,缓缓地传来一阵阵悠扬又平和的钟...

2020-01-23

番外――小诺言(柒)

一时间,人心惶惶,一群人犹如盲头苍蝇一般乱撞。妖兽被惊醒后不管不顾的大开杀戒,在乱糟糟的背景里一个白衣身影特别的明显,他逆着人流,拖着一条伤腿,慢吞吞却坚定不移的向一个地方走去。仿佛这满天的乱糟糟都不曾入过他的眼。

如果靠近那少年的面前,你或许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他那琉璃似的眼眸里,清清楚楚的倒映着这么一个人。唯有那个人而已。

妖兽刚醒来,便看到满地会动会叫的口粮,此时不吃更待何时?便也麻溜麻溜的爬上了岸。拖了一大堆人进他的龟壳里。

温晁等一伙子的修士一看到情况不妙便想着开溜了,走之前还顺路带走了一边口吐鲜血一边大骂的王灵娇。若是眼神可以杀人,估计那对狗男女早已被蓝忘机的冰冷如霜的视线射成筛子了,若是...

2019-07-14

番外――小诺言(陆)

一众世家公子骂得正起劲,突然听到一个女声在他们的背后响起:“哟,都在这里嘀嘀咕咕什么呢?还不赶紧给温小公子找入口去!耽搁了温小公子的夜猎,有你们好受的!”手里还敲着一柄铁烙,好不威风的样子。走之前,她还看了看四处围在这里的少年郎,极尽妩媚的扭了扭腰肢,朝着他们疯狂暗示的眨眼。这是王灵娇自己想象力中的模样。

而在蓝忘机的眼里却以为这女的是在发羊癫疯眼睛进沙子了,没看到她快把自己的眼睛眨脱眶了嘛!一众世家公子也是看的直打鸡皮疙瘩。

待她心满意足的离开时,众人立刻纷纷作呕吐状,更甚者――魏无羡还学着她的样子一板一眼的模仿起来,轻扭腰肢,对着一众人等抛媚眼。

蓝忘机看着看着不禁想,魏婴做起来这种事时却意外没...

2019-07-11

静好

(一发完的小短篇)


炎热的夏日,太阳总是如此毫不留情面的用它的光与热亲吻着大地与大地上的人们,而蝉鸣声越加为着灼热的夏日增添烦躁之色,使人心里无端急躁了起来。

夏日,云深不知处,在一处山头上。翘着腿仰面躺着的一个人,脸上用一张宽大树叶挡住了刺目的阳光,双手往后枕在头上。嘴里还不忘念念叨叨着:“从前总是想着夏日的时候来云深不知处避暑,没想到原来云深不知处也是这般的热啊,啊啊啊啊!!好热啊!”

“躺在树荫底下还不干活!你还好意思喊热的么!”

“嗯?”那人听到后,伸手掀开了脸上的树叶并看向说话的地方,他侧身支起一手撑头一手插腰嘴里还叼着一根由三片心型叶组成的苜蓿,慢悠悠的道:“哎呀,年轻人晒一晒又怎...

2019-07-10

番外――小诺言(伍)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岐山的不夜天城,熙熙攘攘的挤满了整个集合处。他们都在一旁窃窃私语,不满之色溢于表面。

只有蓝忘机周围是安静的,他站得笔直还真让人看不出还拖着一条伤腿来到岐山。蓝忘机尽力忽略右腿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钻心之痛。自然是也没心思去理会周围暗潮涌动,各怀心事的众人,好在他本人一向如此清冷不近人情,倒也没有不长眼的人来打扰他。

蓝忘机重重的呼吸了一下,还没等他舒上一口气,视线里出现了魏无羡的身影。蓝忘机的眼里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波动,快得让人抓不住。

但魏无羡准备走进的身子被身旁的江澄按住了,还把他一把拉了回去。

已经准备好了的蓝忘机:……

纵使仙门百家再怎么不乐意,但他们现在只有听从的份,只能任由温...

2019-07-08

番外——小诺言(肆)

最近蓝曦臣发现自家的弟弟莫名多出来了一个习惯。

每天不管是上课前还是下课后他都定时定点到山门前呆上一会儿。有一次他悄悄跟着蓝忘机来到山门前,发现忘机正拿着扫帚在扫落叶?!

顿时惊的蓝曦臣差点把下巴都给磕下来了,他知道忘机喜欢干净没想道要干净到这种程度,地上这、这落叶都不见一片了。啊!忘机你怎么还在扫?!快住手!土都快被你扫秃了!

后来蓝曦臣才知道什么叫做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

蓝忘机一早就在山门前翘首以盼了,今日刚好沐休,蓝忘机不用听课,所以一大早就等候在此了。只因为父亲的信上说今日便可接人回云深不知处。

从早上到夜晚,蓝忘机的心情经历了兴奋――期待――平静这几个阶段。经历长久的等待,蓝忘机的心情...

2019-07-08

番外――小诺言(叁)

魏无羡走后,云深不知处内又恢复了平静。再也没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敢在夜里偷溜出去买酒喝,也没有人上赶着撩拨蓝忘机。

兰室里,自魏无羡走后,那些个整日跟着他逗猫遛狗的其他家族的子弟也安分了不少。毕竟带头的那个已经走了,剩下的又大多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自然不敢轻举妄动的。

一天时间过去了,那些曾跟着魏无羡“兴风作雨”的几个人此时竟无聊的趴在桌子上装死。

甲:“……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大好时光,难道我们就要长吁短叹中度过吗?”

乙有气无力的翻了一个身,“不然呢?你还想干什么?去后山打山鸡吗?还是下山玩?”

丙:“打什么山鸡?云深不知处的山头只有兔子!兔子!知道吗?哎……你们有没有觉得自从魏兄走后,这日子好难过...

2019-07-06

番外――小诺言(贰)

又是一个好天气,蓝忘机定时定点的来到藏书阁,继续他日复一日的抄写工作,待他抄录的有些累了,起身舒缓一下身子时,从藏书阁窗户外正好看到了魏无羡的身影。

蓝忘机:怎么又是他。

有些人天生就应该成为其他人眼中的风景,点缀装饰他人的梦,蓝忘机是魏无羡也是。

蓝忘机继续把全副心神投入到抄写中,直到这份专注被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

魏无羡顺着藏书阁外的一棵玉兰花树爬了上来。

蓝忘机现在看到他是一个头两个大,还没等他说什么,魏无羡就送给他两只兔子作为赔礼。

蓝忘机的心绪一下子飞到那座满是桃花的宅子里……

两个小童并肩坐在撒满月色的阶梯上,坐在右边的一个小童问道:“二哥哥,你说你家是云深不知处,那里很漂亮吗?为什么叫云深不...

2019-07-05

论忘羡在幼时便相遇之事番外――诺言(壹)

“云深不知处内禁酒。”蓝忘机看着那个人的那张笑脸,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倘若……倘若是他的话,肯定会乖乖的放下酒坛,对他说:“二哥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不会犯禁了云云。”那么他也会当做没看见的。

但是……但是事实上是这个样子的。

那个少年听到这句话后,耸了耸肩有些无奈道:“好吧,云深不知处内禁酒,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说完当着蓝忘机的面喝完了一坛天子笑。

“你!”期待中事情并没有发生。蓝忘机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般,直接提剑跟他打了起来,同时心里还隐隐有些懊恼,自己怎么能认为他是他呢?他已经……不在了啊。

原本是兴高采烈的重逢下一秒画风突变变成了狠狠干了一架?!

这下两人就这么结下了梁子,...

2019-07-04
1 / 5

© 砯渍冻长安.吾凰 | Powered by LOFTER